您的位置: 主页 > 走进嘉陵 > 嘉陵概况 >

历史人物

来源:未知 作者:李艳 发布日期:2015-07-22 16:13 浏览次数: 载入... 【字体:

【吴季蟠】 字炳章(1898—1933),南充县大通乡(今嘉陵区大通镇)龙潭沟人。民国5年(1916)考入南充县立中学,开始受张澜先生民主思想的熏陶,后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教育。民国8年(1919)响应吴玉章去法国勤工俭学的号召,到北京法文专修馆补习外文。民国9年(1920)6月,前往法国勤工俭学,9月进入巴黎电影学校,后在华法教育会的帮助下,到巴黎附近的克鲁梭斯乃德公司联合工厂轧钢车间做小工,同他一起做工的同学有赵世炎、李立三、邓希贤(邓小平)、林修杰等。
民国14年(1925)秋,吴季蟠返回祖国,同黄知风(中共党员,勤工俭学学生,营山人)、晓轴轩(勤工俭学学生,南充县人)先后在上海、重庆受到党组织的代表沈雁冰和中共重庆地委书记杨闇公、冉均的接见,并派遣他们回南充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建立发展党组织。民国15年(1926),经吴季蟠等人积极筹备,建立了川北第一个中国共产党地方组织—川北支部,吴季蟠、黄知风为支部负责人。接着,南充县城模范街成立国民党南充县党部(左派),吴季蟠被推为常委负责全面工作。他以掌握的《民治报》积极宣传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大造国共合作舆论。从此,南充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群众运动出现了新局面。6月29日,南充县工会在水府寺成立。7月,吴季蟠和县工会负责人李介组织了六合丝厂工人大罢工,取得重大胜利。接着吴又领导南充县东西两区和11个乡成立了农会,农民纷纷参加农会和自卫军。10月,国民党四川省执委在南充县城莲花池(今南充市顺庆区北湖公园)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吴季蟠是南充选出参加会议3个代表之一,因他忙于顺泸起义的准备未参加会议。同年,吴季蟠按照中共重庆地委和国民党临时四川省执委的部署,积极搜集南充驻军人员、装备、思想动态和作战能力等情况报送地委。同时抓紧做军阀何光烈部中思想倾向国民革命的九、十两旅旅长秦汉三、杜伯乾的工作,使两人思想觉悟不断提高,参加了国民党(后秦汉三参加了共产党)。又通过他两人在部队中联络一批团、营、连、排军官。12月3日,震惊全国的顺泸起义第一枪打响后,吴季蟠当晚就通宵达旦奔跑在战斗的大街小巷,作起义军的政治鼓动工作。次日,他又负责组织成立国民革命南充县政府,慰问救济在战斗中遭受火灾的市民。同时他将县城小学教师组成宣传队上街宣传,揭露何光烈的反革命罪行,宣传国民革命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教革命歌曲,为顺泸起义大造革命舆论。10日,起义军在果山公园召开誓师大会,正式成立国民革命军四川各路总指挥部,刘伯承总指挥宣布任命吴季蟠担任第二路军政治部主任。他就职后,立即投入紧张繁忙的政治思想和组织工作中,亲自写标语,作动员,鼓舞士气,安定民心,动员工人、学生组织支前服务队,并调遣东西两区农民自卫队支持顺庆保卫战。16日,由于泸州起义部队未到顺庆汇合,敌我力量悬殊,总指挥决定起义军转移,吴季蟠随军到达开江。民国16年(1927),起义军撤至湖北当阳、荆门、远安。不久,他参加了鄂西共产党组织的瓦仓起义。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秦汉三部遭到国民党第13军袭击包围,吴随部队突围转移,经与当地中共负责人李超然研究决定,于民国17年(1928)春辗转回到了南充。这时南充中共地下组织遭受破坏尚未恢复,吴就利用国民党成立整理党务指导委员会的机会,打进其核心组织中,以此为掩护,组织一批工人炸了南充军阀罗泽州的子弹厂。事后不久,吴受到国民党右派的攻击,罗泽州亦企图对他下毒手。他闻讯后,于民国18年(1929)离开南充去三台,经友人介绍到潼川高中任教,结识同校教师汪一能(即汪好,中共三台中心县委成员),共同开展革命活动。他的革命行动,又被29军田颂尧部察觉,十分危险,便于民国20年(1931)返回南充县大通乡,从事破除迷信、打菩萨活动,并宣传自编的反帝反封建的顺口溜。民国22年(1933),吴季蟠被人密告,军阀杨森向驻南充第二混成旅旅长杨汉域和南充县长易维精下令,于4月24日在南充县城黉墙街逮捕了吴季蟠。被捕后同窗好友前往劝他“检举同党,以求生存”,吴季蟠对劝降者嗤之以鼻,不为所动,视死如归。杨森对吴季蟠恨之入骨,不进行任何审问,就以“共党首要”煽动暴动罪,下令于5月4日在小西门将吴杀害。
【赵全英】 (1915—1933),南充县金宝乡(今嘉陵区金宝镇)石马垭赵家沟人。民国20年(1931)初,进入七宝寺小学女子高小班读书。七宝寺高小当时是中共南充西区地下组织和南充中心县委的重要据点。赵全英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明白了许多革命道理。她常对同学说,我们女辈也应有所作为。同年,她由西区共产党组织负责人、老师罗天照及何朴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负责西区青年妇女工作。从此后,赵全英虽在学校坚持学习,但主要精力都在为党工作,在对敌斗争上,她常常摸黑去远离学校10多里的天宝宫、河离山等地参加党的会议,组织进步青年和妇女贴标语、散发传单,领导妇女抗粮抗税。民国21年(1932)冬,金宝场周子华(替军阀收粮款的领班)勾结团首,残酷盘剥穷苦农民。中共地下组织准备从周子华头上开刀,给各地二领班一个颜色看看,打开抗粮抗税的新局面。一天,在金宝场上,一个卖肉的党员借故与周子华算欠的肉账,几十个妇女将周团团围住,当那个党员以利滚利方法算给周听后,周暴跳如雷,吼叫道:“你这个屠户,也要利滚利,简直是黑起心肠吃人。”赵全英愤怒地接着说:“你才是黑起心肠吃人,粮食出来,你收粮要钱,逼着人民交不起,你就利滚利的算,眼看过年了,挨户地催款捉人,现在被你捉到乡公所关起吊打的就有好多人,你还要我们活不活。”深受二领班剥削压迫的妇女们,怒火从心中燃烧,一哄而上,痛打了周子华,从此,“二领班”的人,再也不敢来收款了。
民国22年(1933)初,在中共南充中心县委领导下,西区游击战爆发。赵全英除作党分配的青年妇女工作外,还参加游击队的斗争,夺大悲寺西充警察分队的枪械,惩治气焰嚣张的督学袁国仕,活捉恶霸地主何坤举。杨森对中共南充西区地下组织和游击队的活动,大为恐慌,多次派大批军警去西区清乡。6月7日,赵全英不幸被捕。由于青年党党员及豪绅的密报,县长易维精知道了她的身份,对赵全英施尽酷刑,皮鞭抽、坐“软板凳”,甚至用猪鬃扎乳头,逼她供出党组织,赵全英宁死不屈,未向敌人吐一个字,易维精又令她的母亲前去劝降。母亲一见女儿被敌人折磨得不像人样,便泪流满面,痛不能言。赵全英却劝其母,要坚强,不要向敌人屈服。敌军一位张姓的营长,见赵全英年轻漂亮,妄想娶她为“小”,以荣华富贵诱其叛党。赵全英对此更是嗤之以鼻。6月18日,赵全英等9名共产党员被易维精杀害于南充城外西桥。
【杜培心】 (1906—1933),南充县三会乡(今嘉陵区三会镇)人。民国17年(1928)春考入南充中学,在共产党员吴玉章的影响下,阅读了《唯物史观》、《向导》等进步书刊,不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民国18年(1929),他中学毕业后到七宝寺小学任教,在学校和学校附近的农村发展党员。民国19年初,与何注江、吴景春、何伯庄等成立了七宝寺区委,杜任书记。不久,他又兼任顺(庆)、蓬(溪)特区区委书记。同年下期,杜到双桂小学任教。随后成立了双桂区委,任区委书记。次年初,任南充中心县委委员。8月,任书记。自此,他经常奔波于南部、阆中、蓬溪、成都等地,上传下达,忙碌不停。民国21年春,他在士兵中活动时,被敌人逮捕。由于他机智地销毁了证据,隐蔽了自己的身份,后经组织多次营救,于同年9月获释。省委立即调他到自贡清理党团组织,并任自贡中心市委副书记兼团自贡中心市委书记。在他的努力下,自贡党团组织很快恢复。同时,他和市委书记一起,组建党的外围组织,在自贡掀起了抗日救亡的高潮。民国22年3月27日,杜培心路过自贡市三桥时,被叛徒刘佳明、孙锦等逮捕。国民党清共特派员许少伍审讯他说:“只要你供出地下党组织,就可以恢复自由……”杜铿锵地说:“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岂能贪生怕死?”敌人一无所获,只好将他单独关在一间小房里。刘湘得知杜培心被捉的消息后,即令速将他押到重庆,妄图一举破获中共四川省委。刘湘在审讯杜培心时,见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有志青年,便想收为己用。刘湘劝杜改变自己信仰,杜回答道:“只要你依我三个条件,我视个人富贵如浮云。第一,你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第二,把你的青天白日旗改为镰刀斧头旗;第三,把你的军队改编为工农红军”。刘湘一听,大动肝火,但又勉强压住,要和杜展开共产主义适不适合中国国情的大辩论。杜接受了刘的挑战。刘湘挑选的一批幕僚、策士、文人、墨客、叛徒等,准备在辩论时从各方面向杜培心发难。杜侃侃而谈,从农村到城市,从学校到军队,从上层统治者对帝国主义的奴颜媚骨、腐朽生活,到劳动人民的悲惨遭遇,证明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这次大辩论,在舆论界引起轰动,报刊纷纷报道。刘湘恼羞成怒,无计可施,便下令枪决杜培心。7月的一天,杜培心在重庆两路口壮烈牺牲,年仅27岁。
【苏俊】 (1901—1933),南充县积善乡(今嘉陵区积善乡)黄石塔人。在南充县立中学读书时受进步教师袁诗尧、张秀热的影响投身革命。民国14年(1925)秋,加入中国共产党。民国15年“五四”青年节,苏俊把小青年会的成员组织起来,排演了《一片爱国心》、《学徒苦》、《“二”惨案》等节目,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同年12月3日,顺庆起义爆发后,苏俊立即把学生组成宣传队,向工人、市民宣传顺庆起义的重大意义,号召工人、学生、市民们团结起来,保卫武装起义的革命成果。顺庆起义失败后,白色恐怖严重,苏俊在县中校刊上陆续发表文章,评论时局,宣传革命,指明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民国17年8月,苏俊受党的派遣,到南充县西区七宝寺做党组织发展工作。他以学校的训育主任身份为掩护,先后发展教师于江震、学生任伯阶等入党,建立了七宝寺党支部,苏俊任支部书记。他给学生写了会歌《我们是少年先锋队员》。民国18年夏,西区各乡先后建立了党支部、农协会、妇女会、儿童团。同年秋,他被派到蓬溪中学去发展党组织。不久,成立了蓬溪中学党支部。民国19年上年,苏俊到蓬溪县立小学担任教务主任,发展张默生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蓬溪县各个学校相继建立了党小组,各乡镇也发展了一些党的外围组织。同年6月8日,军阀李家钰和蓬溪县县长陈书丹派兵抓捕了苏俊、张默生等,后经张澜先生和蓬溪县各界人士的多方营救,方能获释。苏俊出狱回乡,南充中心县委个别领导人把苏俊等打成“取消派”。他毫不计较个人得失,以行医为名,继续为党积极工作。民国22年6月初,青年党党员苏志密告他是“西区共党首领”而被捕,在狱中敌人对他进行了严刑拷打,他死不变节。同年6月10日,壮烈牺牲。
【项兆开】又名项治平,1905年生,南充县新场乡(今嘉陵区新场乡)柏树坝人。1928年冬在南充中学加入共青团。1930年春中学毕业后,在县城小学以教书为掩护从事革命活动。1931年2月兼任团南充中心县委秘书。同年8月,改调团南部县委工作,协助覃文、罗南辉等人,领导二千多农民群众于11月25日举行了升钟暴动,组建了川北工农红军。同年12月3日,在军阀田颂尧部队与南部、阆中、剑阁、盐亭等7县保安团的联合围剿下,暴动失败。随即出任团阆南中心县委书记,与于江震、何芗等人负责阆中、南部特别是升钟地方组织的清理,先后建立了升钟特别区委和游击队,攻打了皂角乡公所,柳树乡公所,凤鸣乡公所,砸烂敌电话,割断电话线,捕杀了大恶霸何卓如、赵一阳等。还组织农民开展了五次破仓分粮的运动。1933年6月7日,军阀杨森在李家钰、田颂尧配合下,对南充西区进行联防清剿,在历经多次血腥战斗后,他带领群众突围转移。这对红军主力取得仪南战役的胜利起到了很好的策应作用。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实施西进计划,强渡嘉陵江。项兆开同于江震一道,受党组织委派潜回升钟地区,组织起分散隐蔽的游击队员200多人,迎接红军渡江。先后袭击升钟、皂角乡等,夺取长短枪约30支。敌人震惊异常,调动联防队围剿。3月29日,徐向前总指挥率领红军在苍溪、阆中、南部一线胜利渡江,升钟、皂角、保城、思依等地随即解放。4月2日,红33军在皂角乡锦竹湾建立了德丰县委和德丰县苏维埃政府,广大群众和游击队员纷纷要求参加红军。4月5日,原游击队奉命改编为红军独立师,于江震任师长,项兆开任副师长。该师很快发展到3000多人,并参加了保卫县、区苏维埃的战斗。1935年冬,因与中央红军意见分歧,红四方面军南进失败,项兆开率独立师折返松潘县毛尔盖,在与敌人激战中,献出了年仅30岁的生命。
【林维干】 号茀丛(1884-1969),南充县河西乡(今嘉陵区河西乡)人。幼年父母双亡,由祖父教养成人。少时勤奋好学,中秀才。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毕业于四川游学预备学堂。同年秋,受聘于南充县立高等小学执教。宣统三年(1911)参加保路同志会。民国3年,反对袁世凯称帝和张勋复辟,任讨袁司令部政务长张澜的秘书。11月出任川北宣慰使秘书委员。民国元年至25年(1912——1936),先后任县中校长、川北护国军司令部秘书、嘉陵道尹公署科长、广元等7县县长、21军军部顾问和四川省民政厅科长。民国26年(1937),任剑阁专区专员时,察吏安民,政声卓著,修川陕公路,质优费省。同时支持学生的进步活动。次年,南充师范校和省职校女生林国玉、张世孝、杜超伦以及卢作孚侄子等爱国青年于7月12日途经剑阁去延安,见到维干时便说明她们的去向和困难。林大开绿灯,除派夫人率警卫护送到车站外,并赠送大洋20元、鸡蛋100余个,使她们顺利到达延安。同年,专署警卫分队长唐世昌向维干报告:“八路军汽车路过剑阁,让不让过?”林说:“八路军是抗日的,当然让他们过”。民国33年(1944),维干任绵阳专区专员兼广汉机场民工管理处副处长,亲率民众抢修广汉机场,以利盟军空军对日作战。绵阳专区所属各县组成10万民工,由各县县长带队,3月动工,6月竣工,机场跑道能承受美国64吨的B-29型飞机的压力,受到美援华技术军官勒森中校、马歇尔少校的称赞,美国授予勋章1枚,刺绣锦旗1面,上书“尊敬的林维干博士”。6月15日,美援华第20轰炸航空队出动64架B-29型轰炸机,从广汉、新津两机场起飞,首次轰炸日本本州和九州钢铁厂。10月10日,复出动100架,向冲绳岛及相邻岛屿的日本空军基地进行轰炸,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民国35年(1946),他反对内战,离职赋闲在家。并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常与地方名士王文彝、奚致和等来往,共议为南充和平解放多做工作。1949年12月10日南充县城解放后,人民政权尚未建立之际,他与起义的县自卫总队副总队长张恢先等在共产党组织和军代表的支持下,主动出面维持社会治安,并被推任为南充临时治安委员会主任委员。
1950至1955年,他先后任川北行署委员、川北政协副主席、四川省政府委员兼省政协副秘书长、南充专署副专员、省人大代表、南充市政协副主席等职。他在任职期间常说:“要鼓老劲,多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无论天晴下雨,他都坐人力车深入基层,研究文教卫生事业的发展。他发扬昔日南充川剧办科班培育新秀的传统,领导文化部门办川剧短训班和技术学校,共举办青年演员训练班5期,培训川剧演员250人,其中内江、涪陵等地有40多人。办短训班6期,培养了100多人。他还带头改编、整理、创作川剧剧本,先后整理传统川剧折子戏《三击掌》、《审苏三》等10余折。改编灯戏《驼子回门》为《拜新年》,《裁缝偷布》为《裁衣》。移植话剧《棠棣之花》、《孔雀胆》等为川剧。创作历史剧《桃花扇》,现代戏《春到川中》。他在书法上很有造诣,“剑门关”石碑为他于民国30年(1941)所题,李白纪念馆为他作剑阁专员所建,石碑上几个大字赫赫在目,至今仍为宝贵的文物资料。1969年10月30日因病逝世,终年85岁。
【韩全朴】 号守斋(1891—1971),南充县石楼乡(今嘉陵区双桂镇)韩家沟人。少年时代在南充县立中学读书,毕业后即投笔从戎。1912年考进四川陆军军官学校,1914年毕业,在川军中任排长、连长,参加护国讨袁战斗。1919年考入北京陆军大学第六期。1922年毕业后,自费赴日本、朝鲜考察。后从哈尔滨去苏联,经西伯利亚至赤塔铁路沿线,考察中俄历史上的边境。1923年回到四川,应吕超之邀,在泸州任讨贼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后因吕部被刘湘兼并而去职。
韩全朴在北京读书期间,与赤光社人员往来,开始受马列主义的影响。1924年底,在成都应李孝厅、邓演达之约准备赴广州。次年春起程,经过重庆时,复经吴玉章、刘伯承专函向广州有关方面介绍后到达广州。是年夏,韩全朴在广州经早年同学钟克强、童庸生直接向廖化平介绍,被吸收为中共预备党员。1926年夏,广州革命政府出师北伐,韩奉命回川督促刘湘响应北伐。抵渝后,莲花池省党部(国民党左派)指示韩:一面负责开展军运,一面支持《新蜀报》和《四川日报》的改组。韩随即邀请肖楚女、周钦岳、吴子伟、裴子琚担任编辑。莲花池省党部派他以同学、同乡关系,就任刘湘第四师参谋长。第四师师长罗伟死后,他任21军第三师参谋长及团长,以后调任21军军官教育团和第三师军官教育团主任、副团长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川军出川抗日。1938年,王陵基出任陆军三十集团军总司令兼72军军长,韩任副军长,继后任军长,被授陆军中将军衔,率部与日军作战。参加了武宁、修水、九宫山、上高、麒麟峰争夺战及棺材山战役,继后参加第一、二次长沙会战。1943年,韩全朴在对日作战中身负重伤,回四川万县治疗。1949年冬,他利用当时驻万县国民党部队保安团中部分军官是他学生的关系,策动他们与解放军联络起义。同时策动第九行政督察区(万县)专员李鸿焘及师管区司令吕康起义。
1950年春,他在万县参加征粮工作,不久赴重庆向刘伯承司令员汇报下川东的工作。是年秋,任川北行署参事,参加了民革。1951年,担任成渝铁路川北民工副总指挥。川北行署撤销后,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在省文史馆工作。1957年被划为“右派分子”。1960年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后,仍在文史馆上班。“文化大革命”初,韩全朴被红卫兵抄家、批斗,勒令离开成都,回到南充市,寄居在市郊栖乐垭一亲戚家中,1971年病故。
【何济民】 原名何兴裕(1930—1983),南充县金宝乡(今嘉陵区金宝镇)人。1944年12月,南充西路中共地下党在进步青少年中挑选优秀分子,14岁的何济民被党组织选中,决定他做川北小货郎,把他培养成党的地下专职机要交通员。1949年6月,担任金宝地下党支部书记,组织党员和进步群众收缴敌伪枪支,迎接南充解放。1949年12月南充解放后,何济民任中共南充县委机要员。1952年初,调任中共南充县李家区委书记。1957年8月,担任四川省蚕桑研究所党支部书记、所长。1960年1月调任南充地区农业局副局长。1976年4月,调任中共南充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同时,还被选为四川省第五届人大代表。何济民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忠诚积极,任劳任怨,为党和人民做出了宝贵的贡献。1983年7月18日,因长期辛苦工作,积劳成疾,在成都病逝,年仅53岁。
【赵完璧】 (1904—1994),南充县大通乡(今嘉陵区大通镇)人。14岁时毕业于大通川主宫高等小学堂。自修一年后,考入南充建华中学。因对书画颇有志趣,又勤于练习,刻苦钻研,1925年考入上海新华艺术大学国画系。毕业后,又向著名金陵书画家吴昌硕请教,并勤学篆书,颇有功底。返川后,他受聘为国立成都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兼任四川私立美专教员。后因军阀争防,校舍成为瓦砾,学校停办。1931年返南充,历任嘉陵中学、女师、南充中学、私立成达中学美术教师共7年。1939年夏,他再到成都,创办私立岷云艺专,任常务董事兼校长,直至成都解放。1994年1月16日逝世于成都,葬于青城后山。逝世前他还特在南充画了《五里店望龙门》和《秋标烟雾》两幅画以寄托对家乡的怀念和热爱之情。
【贾子群】 (1905-1995),南充县舞龙乡(今嘉陵区礼乐乡)人。中学时入张澜创办的南充县立中学,1924年考入成都大学(四川大学前身),随即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5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在当时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刘愿庵领导下作机要交通员。1930年9月大学毕业后,先后在成都大学及重庆、南充、江津、泸县、江安等地的中学以教师职业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1938年2月受党派遣赴延安抗大学习后返回四川,继续在南充、三台、江安等地的中学以教员、事务主任、教务主任、副校长等职务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并与革命同仁在南充创办进步学校—建华中学,任校长。20世纪40年代,在中共南方局于江震直接领导下开展革命工作,为了党的工作需要,于1944年1月加入中国民主同盟,任民盟四川省支部组织委员和秘书主任,后于1949年1月在成都建立中共川东特支,任统战委员。在此期间,以民盟成员身份,在社会贤达和进步人士中进行统战工作,并为党筹集活动经费。与此同时,为壮大革命力量和配合四川的解放,在成都等地的国民党军政要员中积极开展革命工作。1950年2月,任川北行署委员、文教厅长。1951年12月,当选为川北区第二届各届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副主任。1952年9月,任四川省教育厅副厅长。1957年8月,任西南农业大学教务长,其间先后担任民盟川北支部主任委员、民盟成都市委主任委员、民盟四川省委副主任委员、民盟四川省委顾问、全国政协第二届委员、四川省政协第二届、第三届委员,四川省政协第四届、第五届常委。1983年12月离休。1986年,中组部批准享受国家副部长级待遇。1995年12月5日在成都病逝,享年91岁。
【张思俊】 (1908—2002年),原名张安应,南充县中和乡(今嘉陵区太和乡)松林湾人。民国18年,在南充县立中学读书,思想进步,由苏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在校内活动频繁,被校方当局嫌疑开除。1919年2月,受中共顺庆特区委派往南部县加强党务领导,在此期间发展了一批党员,参加发动组织升钟寺起义。1920年9月,经由升钟调回双桂,任双桂区委书记。同年介绍本乡吴子惠、吴文朝、顺函章等9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了石床院支部。1921年2月,到南充县城任教。1922年5月,与何宣昭等共同谋划处死西区督学袁国仕。6月7日,军伐杨森调集混成旅刘治国的两个团和杨汉域部文济川营及田颂尧部蔡海洲旅共同清剿西区游击队和共产党组织,后随即搜捕张思俊,待搜兵临近屋宅(松林湾老家),经院人报信,张思俊背着兄弟镇南从后门逃出,躲在背后草山,深夜北上寻找党组织,途至三台不幸受骗拉去当壮丁,3个月后逃出。先后在南部、成都任教。抗日战争爆发后,张思俊回到南充,与南充县民教馆陈文组织召开救亡座谈会,成立南充国防教育委员会。是月,于江震受中共中央派遣回南充组织民众抗日和恢复大革命时期失去组织联系的党员的党籍。张思俊被重新吸收入党。随即组建南华艺社任社长。下设文艺组、壁报组、美术组和宣传剧队,出版刊物,举办抗日训练班,组织演讲会、读书会,办夜校,宣传抗日救国。1941年,到延安群众报社工作。后任陕、甘、宁边区秘书长。解放后调任西北人民出版社总编辑、西北出版局党组书记。1954年调北京新华地图出版社任总编辑、副社长、社长、党委书记。1969年随专家代表团出访苏联布达佩斯等地。2002年3月病逝,终年94岁。
【陈祖湘】 (1918—2008),南充县李渡乡(今嘉陵区李渡镇)人。1944年7月参加革命工作,1946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新中国建立前,历任中央信托局、成都植光钱庄、华康银行助理员、秘书主任、营业部副主任,建业银行成都分行襄理兼营业部主任、副经理兼营业股股长、经理。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公私合营建业银行成都分行经理,公私合营银行成都分行第一副经理,民建成都市筹委、秘书长、副主委、主委,市工商联常委、副秘书长,市政协副主席,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民建四川省委常委、副主委、主委、名誉主委,省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省商业厅副厅长,第一、二、三、四届省政协委员,第四、五届省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建中央委员、常委、咨议委员会常委,第六、七届省政协副主席。陈祖湘同志还先后任全国金融学会理事、四川金融学会副理事长、顾问,成都市金融学会名誉理事长,省长江企业公司董事,省归国华侨联合会名誉主席,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省知识分子联谊会顾问等职。是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届四川省人大代表。1999年9月离职休养。2008年9月在成都病逝世,享年91岁。(由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地方志办公室提供)
 

(责任编辑:信息发布员)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