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杨尚林据按 《人民调解协议书》执行的情况反馈回复内容
您的位置: 首页>公众参与

留言内容

留言情况
留言标题 关于杨尚林据按 《人民调解协议书》执行的情况反馈
留言人 游客 留言日期 2021-01-04
留言内容
尊敬的史书记: 您好! 冒昧打扰,实属无奈,关于2014年安福镇冷坛庙村5社杨尚林在未经廖怀忠知晓的情况下,私自在廖怀忠房屋西侧2米土坎位置修坟。事后经过安福镇人民政府及派出所的调解,于2014年10月29日签订《人民调解协议书》,内容如下: 纠纷主要事实、争议事项:杨尚林于2014年9月12日在其你杨XX坟旁为其母张国华修建坟墓,坟墓在廖怀忠房屋右侧,因土地问题发生争议,特申请安福镇人民政府及派出所进行调解。 经调解,自愿达成以下协议: 1.廖怀忠不再要求杨尚林迁坟。2.杨尚林修坟未向廖怀忠协商,杨尚林当面向廖怀忠赔礼道歉。3.杨尚林为母修坟产生鲜泥及搭桥所用水泥板等材料清除,保持现有坟墓原状,坟前安一条金属水管用于廖怀忠生活用水。4.双方不再为此事发生争执,也不统计局以网络或其他形式向外界宣扬此事。双方不再上访。履行方式、时限:即时履行。 现今2020年12月30日,廖怀忠因村大队在房屋前修路事宜回家查看情况,结果发现杨尚林未按调解协议执行。私自占用坟前土地,搭建墓碑及专供他杨家人跪拜之地。按调解协议第三条:杨尚林为母修坟产生鲜泥及搭桥所用水泥板等材料清除,保持现有坟墓原状,坟前安一条金属水管用于廖怀忠生活用水。实际上调解协议所列条款,杨尚林一条都未做到。他是拿政府协议作儿戏,未把法律当回事。我家已经在此事上面做出让步,杨尚林还得寸进尺,藐视政府及法律法规。2020年1月4日,村民廖怀忠手持人民调解协议书复印件(目前原件在成都未带回老家),到安福镇政府,现安福镇政府不作为,采取推诿措施,不予理采。现是到是情大于法?还是法大于情?还是政府人员与其有什么见不得台面的关系?我对我们的镇政府感到很失望。现恳请区政府为民作主,按《人民调解协议书》强制执行,还我家公道。 另外,因本人是廖怀忠儿子,此次未跟随父母回老家,2020年12月31日母亲电话内告知我,杨尚林下午和我父亲(廖怀忠)有争执,扬言,如果父亲按调解协议上去执行还原坟墓原状,他把我家房屋整垮,态度极其恶劣,严重威胁到我父母的人身安全及财产安全。此场景于2014年调解之前也出过类式情况,甚至我给他(杨尚林)打电话还威胁过本人,叫我随便找地方(南充或成都)都可以(安福镇派出所有出警记录)。2016年,本人及家人回老家后其他村民对我父亲说道,杨尚林当时从南充找来两车黑恶势力人员,扬言打我父母,说我父亲跑的快。我听到这里,我都感觉他简直丧心病狂,是我村地主恶霸。作为一个几进监人员,现在长期以金钱方式,多方沟通打点关系,上下疏通。恳请区政府彻查此恶霸人事背景,消除此黑恶势力,还我公道。
回复情况
回复日期 2021-01-04 回复人 嘉陵区信访局
回复内容 “游客”网友: 您好!您的来信收到,现回复如下:2020年12月29日、2021年1月4日廖怀忠夫妻两次来南充市嘉陵区安福镇人民政府反映,要求杨尚林执行与廖怀忠签订的《人民调解协议书》的问题,安福镇信访办工作人员告知廖怀忠夫妻,镇人民政府或冷坛庙村民委员会可以进行民事调解。事后冷坛庙村民委员会对此事进行再次进行调解(给杨尚林做工作协调),但未起到任何效果,并且杨尚林不愿意再作调解。由于镇政府属行政机构、村民委员会属村民自治机构,无强制执行权。因此,我镇建议廖怀忠向嘉陵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由人民法院对廖怀忠与杨尚林双方签订的《人民调解协议书》法律效力的判决或执行。